快捷搜索:

注册360借条后电话被打爆,AI外呼与真人中介轮番猛追

原标题:注册360借条后电话被打爆,AI外呼与真人中介轮番猛追

“注册一周多,电话被360借条打爆了,反复催促我去借钱。”一名广州本地的消费者近日向南都记者如此反馈。

与此同时,官方通报中,消费者对于贷款理财电销的投诉也远超其他行业。据工信部最新统计数据,360借条等多家知名企业近一年来位居投诉榜单前列。

借贷推销电话、垃圾短信屡禁不止,甚至还搭上了人工智能的“快车”,每天可自动拨打上千通电话,更是令骚扰升级。此外,注册过借款类App后就不断有中介电话来访,也表明用户数据的泄露明显存在。实际上,5月中旬,网信办就曾通报48款网络借贷类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其中,由于整改未按时完成,360借条App目前已被下架。

而这些行业营销乱象与产业链的背后,也反映出贷款市场的流量焦虑,银行、助贷方寻求中介撮合贷款,似乎成为了业内的一种默而不宣的共识。

电话短信轰炸诱导借贷

360借条等长居投诉榜前列

电话短信轰炸诱导借贷

360借条等长居投诉榜前列

近日,一名广州市民向南都记者反馈,其通过手机号注册360借条App后,连续一周接到360借条打来的推销电话和短信,至少每天一次电话,多的时候三四次,此外还接连收到了十几条垃圾营销短信。

市民爆料中发给南都记者的截图中,均为来自360借条App的垃圾营销短信

其诉称,来自360借条的电话几乎都是 AI营销电话,内容主要是催促借款和推广其他产品。收到的短信内容也话术统一,如“留意到您有XX元的额度可借出,请尽快上360借条App提取”或“您的xx免息券已到账,今日借款即可享有最高XXX元优惠……”等诱导借贷内容。根据其提供的截图,南都记者发现,每次电话的拨号号段都会有区别,仅一周内,该市民曾收到过来自江苏、北京、广州、上海等多地的360借条营销电话。

此类事件并非偶然,南都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发现,与“骚扰电话”有关的投诉超过15000条,投诉对象多半为借款平台,投诉者也发出“严重影响生活”“垃圾电话多到无语”等抱怨。

展开全文

南都记者注意到,360借条最近也频繁登上工信部通报名单。根据工信部发布的《今年一季度垃圾信息投诉情况》(下简称“投诉报告”),2020年一季度至2021一季度,360金融、360借条有三个季度登上骚扰电话和垃圾短信投诉榜前两名。根据工信部统计数据,各季度骚扰电话投诉量榜单中,360借条、光大银行、广发证券、华泰证券等频频上榜。各季度垃圾短信投诉量上,360借条、还呗、有钱花等也纷纷上榜。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贷款理财、保险推销、房产中介、教育培训类骚扰电话、垃圾信息扰民问题占用户总投诉量近七成,其中贷款理财类骚扰电话以数倍于其他类型骚扰电话的数量高居投诉榜首。受骚扰电话影响最严重的前三地区依次为广东、江苏、北京;受垃圾短信骚扰最严重的前三地区依次为广东、河南、江苏。

拒绝后仍然多次拨打

AI外呼与真人中介轮番上阵

拒绝后仍然多次拨打

AI外呼与真人中介轮番上阵

过去一个月,南都记者因工作需要使用过20余家主流互联网贷款平台的App。在进行了登录、点击查看产品详情和部分平台上传资料进行授信的动作后,南都记者分别于4月下旬和5月末集中接到大量营销电话。其中,来自平台方的电话多数已经更换为AI智能电话,如360借条、还呗、招联消费金融等,这些电话的来电显示往往以某地区座机电话的格式。

经体验发现,各平台AI机器人话术大同小异。一般来电内容为“您有一笔XX元的额度一直未能激活使用”,以此催促南都记者赶紧上平台使用,当南都记者明确表示拒绝后,往往会继续反馈预设好的营销话术,如“这笔钱激活后,您也可以不使用,也不会对您造成任何影响,”直到南都记者多次表示“不需要”后,才会结束推销。

经证实,截图中显示为个人手机号格式的来电,均为贷款中介(自称某银行、某消费金融公司信贷部的营销员)来电,直到7月上旬,仍不断有此类来电拨入。

而更多更难缠的骚扰电话则是来自于自称某银行、某消费金融公司信贷部的营销员,这些电话来电时往往显示为个人手机号格式,让用户无法分辨究竟是否是营销电话,从而更容易被接听。多位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这些营销员其实并非银行、消费金融公司本身的业务员,而是其委托的第三方贷款中介。

实际上,工信部等下发的整治规范文件中也对这些金融机构的委外第三方明确提出了监管要求。2018年下发的《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方案》中特别提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依职责分工,加强对金融机构和从业人员的监督管理,严格规范贷款、理财、信用卡、股票、基金、债券、保险等业务的电话营销行为,督促金融机构对其委托的第三方机构的电话营销行为加强管理。

此外,2020年下发的《通信短信息和语音呼叫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还规定,任何组织或个人未经用户同意或者请求,或者用户明确表示拒绝的,不得向其发送商业性短信息或拨打商业性电话。用户未明确同意的,视为拒绝。用户同意后又明确表示拒绝接收的,应当停止。

但在实际体验中,这些中介机构的营销电话在用户明确拒绝后,仍会不断打进来。今年4月中下旬,一位自称“在广州替各大银行办理‘优良工薪贷’”的黄经理在南都记者明确拒绝称“不考虑资金周转”后,依然执意通过手机号要添加南都记者微信。在通过其微信后,由于未回复其消息,这位黄经理又多次拨打电话催促南都记者“先试着申请一下,不用也没有关系”。

平均每天拦截6000万骚扰电话

仍有所谓防封号“电销卡”在售

平均每天拦截6000万骚扰电话

仍有所谓防封号“电销卡”在售

对于电销,消费者不堪其扰,监管部门的治理也一直在加码。早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工信部等13部门就已印发《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方案》,开启对骚扰电话、垃圾短信的专项整治。其中要求,严格规范金融类电话营销行为。2020年8月31日,工信部再次发布《通信短信息和语音呼叫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对骚扰电话、骚扰短信祭出“重拳”。

实际上,有关部门也在利用技术手段进行拦截骚扰。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手机安全状况报告》显示,2020年全国范围内识别和拦截各类骚扰电话约224.3亿次,平均每天识别和拦截骚扰电话约6000万通。

尽管已经通过技术拦截了大量骚扰电话,但从业人员的“对策”也在“升级”。只要消费者注册相关平台账号,或点击了相关链接,就仍然能接到层出不穷的电话。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如今的电销行业为规避拦截和运营商封号,有了更多令消费者防不胜防的手段。其中,智能电销机器人和外呼系统成为平台规避监管的一种手段。南都记者在某搜索引擎、某社交平台、某二手交易平台输入“电销防封”“贷款电销”“电销机器人”“智能外呼”等关键词后,均出现了“XX科技”“XX电销App”等铺天盖地的广告。这些公司往往对外销售“高频防封号外呼软件”“智能电话外呼机器人”等产品。

某平台上售卖的“电销防封卡”

当南都记者在某智能电销机器人产品官网咨询产品时,一位销售人员介绍称,“传统电话销售存在成本高、离职率高、情绪化严重的痛点,已经被人工智能破解,该公司的智能外呼机器人可以每天打800-1000通电话,且365天全年无休,且服务稳定,永远情绪饱满不会波动,效率很高,还能自动记录通话内容筛选意向客户。”

不过,另一位电销外呼软件公司的销售人员对南都记者推销其产品时表示,智能机器人的转化效果还是比真人坐席差一些,更推荐外呼系统。其表示,“有一种‘电销卡’是可以有专门的线路呼出的,什么行业都能打。有全国的号段可以选择,客户那边也展示的是真实手机号,客户就更容易接听,而且错过了还有可能回拨。”

相关灰黑产链条未断

6毛钱可买一条个人信息

相关灰黑产链条未断

6毛钱可买一条个人信息

“您好,我是XX银行的客户经理,了解到您近期有资金周转需求对吗……”“XX(用户的真实姓名)你好,我是XX公司的客户经理,你最近在XX平台的贷款没有申请下来对吗?我们可以为你提供XX产品,当天就可以下款……”

当这样的销售电话不断出现在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中,一上来报出用户真实姓名或是准确描述出用户近期行为,扰民程度“升级”的同时,也让消费者感到自己仿佛在大数据的世界里“裸奔”。有受访专家认为,电销、群发短信之所以屡禁不止,最大的原因还是个人信息发生了泄露。截至2020年12月,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9.86亿。移动互联网时代,个人信息和用户数据成为重要的商业资源。

在近期的调查中,南都记者发现,大部分来电都来自从未申请过的金融机构,因此当南都记者追问来电者从何处获知手机号时,有部分来电者称“系统给的”,有部分来电者表示“是互联网贷款平台共享的客户资源”,更有来电者宣称“你不用管具体哪里来的,我们跟每一个贷款平台都有合作”。

久治不愈的行业顽疾,已然衍生出不少黑灰产业链。

某电商平台售卖消除标记服务

除了前述稿件中提及的“防封电销卡”和“智能外呼软件”“智能电销系统”这些渠道手段之外,为了解决被机主用户标记为“骚扰电话”后接通率下降的问题,淘宝上还有大量卖家在售卖消除标记服务,号称“针对骚扰、诈骗、推销、广告等标记,能够全平台覆盖无残留取消,不成功不收费”,花费10元就有可能让用户手机上的标记拦截系统失效。

而追溯到电销行业赖以生存的客户源数据,南都记者发现,各网络平台上依然存在疑似非法爬取、倒卖个人信息的行为。据南都记者调查,在不少刷单、引流、兼职和营销相关内容的QQ群中,潜伏着不少数据贩子。为保持隐秘,往往需要通过一些特定通信软件进行单线联系,美其名曰“防失联”“防封号”,或需要用一些特定暗语进行沟通。

所谓“精准营销”大数据卖方广告

当南都记者联系上其中几个卖家咨询时,不少卖家表示“有一手精准实时数据”,是从“各大平台精准抓取的,覆盖全国各个行业”;有卖家号称支持关键词定制,可爬取“淘宝、京东、目标网页、目标App和小程序”。此外,还有个别卖家更宣称指定网站、指定App行为、指定电话/短信的客户手机号码都可以获取到,具体包括“访问过你指定网址的客户、自己的、别人的任何网址均可”“下载过指定App的用户群”“接受过指定短信号码的客户”“有主动拨打个指定400电话或座机咨询项目的客户”,还能精确到某市某区。经南都记者询价,这样的数据,0.6元一条可以购买,1000条起订。

电销骚扰不止

或因银行、助贷陷入流量焦虑

电销骚扰不止

或因银行、助贷陷入流量焦虑

调查中,多位头部金融科技公司人士对南都记者表示,这些频发的电销动作或许与平台的流量焦虑有关。

 
太平洋在线企业邮局www.xg111.net

“好的资产太难找。”不少助贷平台人士这样感叹。“现在资方对于资产质量的要求已经非常高了。进入了一种资金多、资产少的困局。”

一位沪上助贷平台人士介绍称,随着互联网贷款监管趋严,一是资方对于资产质量和资金到期回收的要求卡得很死,如果逾期超过了资方设定的阈值就会马上被停掉;二是很多地方的城农商行因为展业地域受到了限制,如果助贷平台手里面的对应区域的资产没有足够多的量,银行方面就不会再考虑合作,因为接入系统对于银行来说也是一种成本。

“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贷款中介以某某平台、某某银行的名义给客户频繁打来电话?其实反映出了互联网贷款行业现在都把贷款中介作为一种线下渠道来做了。”前述沪上助贷平台人士称,“因为光买线上的流量太贵了。现在抖音上,一个利率24%以下的客单的CPA(备注:Cost Per Action,每次完成行动成本)价格是1600元,这相当于少则做3单、多则做4单到5单复贷,你才可以把1600的获客成本收回来。”

“为了完全依照监管要求,并且要拿到符合资方需求的资产,很多没有流量渠道的助贷平台也会选择跟中介合作。”另一位华南金融行业从业人士也这样告诉南都记者,“银行也会选择跟这种中间商合作,助贷方、资方都有无奈。”但他表示,其中肯定有很多是中介的中介,层层分包出去的,也的确存在诈骗的可能性,难以规范,消费者也难以辨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